笔趣阁 > 最丧尸 > 第85章 多谢大爷不杀之恩!

第85章 多谢大爷不杀之恩!

  卧槽!猴赛雷!潘小闲不禁吃了一惊,他其实还没有真正见识过宁玉碎的武功,更没有见识过宁玉碎的剑法,但这一剑突如其来宛如天外飞仙,是那么的美丽那么的璀璨,让人目眩神驰,夜色朦胧、剑光似雪、美人如画,在沉浸于其绝世风采的同时不知不觉便被收割了性命。

  已经学了太极拳和醉拳的潘小闲一时之间竟然都想不到有什么破解之法,只因为这一剑实在是太快太犀利也太剑气逼人,正常情况下潘小闲是绝对躲不过这一剑的,不过……驴儿哥什么时候正常过?

  醉拳!

  浪步抹胸式!

  借助天生自带七分浪步的走路姿势,潘小闲身体向右前倾,右脚向左前方浪出半步,就只是这半步便已然是避开了直奔面门的剑锋,完全出于招式惯性的,潘小闲右手从宁玉碎的肋下穿过到了后腰,然后毫不客气的就从后面搂住了宁玉碎纤细的腰肢。

  宁玉碎霎时间便惊呆了,她其实在潘小闲进来时便已经现了是他。这段日子她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因为她不但被坐实了潘小闲女朋友的身份,而且还被证据确凿的公认为“少妇宁”。

  所以现在跟她关系好的女生都喜欢拿这个打趣她,她简直是百口莫辩,甚至还多出了一个“潘宁氏”的绰号。

  以前的时候她是冰山女神,总是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宿舍女生们讨论成人话题的时候都会刻意的回避她,现在却是没人再回避她了,甚至是因为她已经成了少妇宁,与以前形象的强烈反差让大家更爱在她的面前说。

  各种让人面红耳赤的污段子往外狂飙,什么毒龙、冰火、沙漠风暴她一个字都听不懂,竟然还有闺蜜贼忒兮兮的问她潘驴儿是不是真的很驴……

  我特么还是处女好不好!宁玉碎也是醉了,可是实际上她心里未必就没有潘小闲的影子。

  尤其是在她跟潘小闲说了做什么都可以的时候,她其实已经有了以身相许的打算,然而潘小闲竟然是让她去还了几万块钱的债就算是两清了,这让宁玉碎又是羞恼又是不忿。

  宁玉碎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是暗恋上潘小闲了,她只知道看不到潘小闲,她心里总是会想着、念着、幽怨着、牵肠挂肚着,因为潘小闲长期不上课根本与不舍,她甚至是鼓起了勇气去潘小闲宿舍找他,可却总是扑空……

  于是宁玉碎选择了在这里,在她和潘小闲初见的小树林,修炼武功泄怨念,当然内心深处是不是也期盼着能在这里和潘小闲再一次不期而遇,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她每天凌晨都会来这里练功,但是一直都没有遇到潘小闲,时间长了她心中的怨念积郁得就像随时可能会爆的活火山,终于今天潘小闲出现,宁玉碎这座活火山也就爆了。

  这一剑便是少妇宁的报复!

  当然了这只是练习用剑,剑身是高科技软胶质地外镀银光,即便中剑也没什么,宁玉碎只不过是想吓唬一下潘小闲而已,可不想真的把潘小闲给砍死了,那少妇宁岂不是成了寡妇宁了?

  可是宁玉碎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潘小闲不但躲过去了,竟然还做出了让她心里小鹿狂跳的犀利反击!

  被潘小闲搂住了纤腰的时候宁玉碎不禁浑身一颤,这一刻她的本能反应是想要推开潘小闲,但不知怎的在潘小闲怀里嗅着他身上不可描述的蜜汁体香、看着潘小闲那勾魂夺魄的暗红色瞳子,她身子便软得好似面条。

  这头蠢驴竟然也懂得怜香惜玉了……

  宁玉碎瞬间感觉好欣慰,天可怜见,我少妇宁守了这么久,终于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蠢驴是她给潘小闲取的另一个外号——美丽的女孩对他说我随便你做什么都可以的时候,他居然是带女孩去还清债务,这不是头蠢驴是什么?

  或许接下来就是一段美丽浪漫爱情的开始……

  在迷人的夜色下、在静谧的树林中、在男孩的怀抱里,宁玉碎有种醺醺欲醉的错觉,然而驴儿哥分分钟就教她做人!

  潘小闲右手搂住了宁玉碎的纤腰,左手掌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撑住宁玉碎的下颌,“嘎巴”一下向上猛地一推,同时右手往回一搂宁玉碎的纤腰,顿时宁玉碎整个人就被放平了飞出去!

  卧……槽……宁玉碎堂堂冰山女神都被逼得爆了粗口,我特么就知道,这头蠢驴怎么会懂得怜香惜玉?

  “呯——”

  宁玉碎重重的摔倒在了草地上,全身骨头都仿佛要散架子了,她的下颌却是真的散了架子,这一下就算是潘小闲手下留情了,也仍然是把她下颌打脱了环儿……

  然而更受伤的是少女的心,宁玉碎躺在草地上一动不动,目光呆滞的仰望着星空,好像身体被掏空了一样……

  “吧嗒……”

  宁玉碎的剑掉在地上出一声闷响,潘小闲一愣,这好像不是金属撞击的声音啊……

  上前两步,潘小闲的脚踩在了剑身上,剑身竟然被踩出了优雅的弧线,那质感柔柔的软软的……

  这特么就尴尬了……

  潘小闲嘴角僵硬的抽搐了一下,原来宁玉碎只是和自己开个玩笑而已,而自己却差点儿下了死手……

  眼看着宁玉碎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躺在草地上一动不动,连脱环了的下颌都不管不顾,潘小闲觉得她一定受了很大的精神创伤,连忙缓缓地走过去,缓缓地在她身旁坐下来,缓缓地手摸上了她的下颌。

  宁玉碎看都懒得看他一眼,别理我,我想静静,也别问我静静是谁……等一下!你摸我下巴干什么?

  “嘎巴!”

  潘小闲一手扶着宁玉碎的头顶,一手扶着她的下巴,用并不熟练的手法给环接上了。

  “不要……”宁玉碎被接上之后能说话的第一句就是这两个字,她是想阻止潘小闲,可惜却慢了一步。

  “嘎巴!”

  潘小闲下意识的听了她的命令,顺手就帮她又把下颌给卸下来了……

  卧槽……宁玉碎脸都青了,我特么真是瞎了眼啊!我之前怎么会看上这头蠢驴的?

  看着宁玉碎铁青的脸色,潘小闲有点儿不好意思:“是不是我理解错了?要不我再帮你接上?”

  多谢大爷不杀之恩,我自己来就好……宁玉碎欲哭无泪的转过身,只听“咔咔”两声并不是很响的动静,宁玉碎再转回来的时候又是一张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的瓜子脸。

  “咳咳,原来你自己会接啊?”潘小闲干笑着道:“刚才我看你那样子还以为你不会呢,所以我就一片好心的……”

  “我们可以换个话题吗?”宁玉碎面无表情的道,之前的事情简直是她宁玉碎长这么大最耻辱的事。

  她喜欢一个男孩,并傻傻的为他一天天的守候在同一个地方,终于这个男孩来了,却一掌打掉了她的下巴……

  “哦,对了,你刚才刺我那一剑,是什么武功?”潘小闲好奇的问道,那一剑的绝世风华让他都为之倾倒。

  说起这个宁玉碎小脸上情不自禁的现出了骄傲之色:“这是我的家传武学,天下无双,宁氏一剑!”

  如果这是武林中人,只听名字就能够认出来了,这可不正是华山派分支武道世家宁家的独门剑法吗?

  而且这天下无双宁氏一剑也不是宁家的谁都能练的,只有嫡长女才有资格学到这门剑法,于是宁玉碎的身份也就昭然若揭了。

  潘小闲自然是不知道的,所以他缓缓地用力地竖起大拇指:“猴赛雷!”

  宁玉碎俏脸上顿时现出一抹酡红,不是不好意思,而是羞愤难当。

  她想起了刚才的一剑竟然被潘小闲用那么流氓的手法给破解了,下巴都被打掉了,现在潘小闲还夸她猴赛雷,不带这么打脸的!这特么简直是杀了人还鞭尸啊!

  不过回想起来的时候,潘小闲的手法虽然流氓,但很显然是一种高明又独特的武功,这不可能是在学校里能学得到的,所以潘小闲是武道天骄的事情似乎就得到认证了。

  这样的话,不如就约他一起去做那件事……宁玉碎瞪了潘小闲一眼,幽怨的道:“我只是和你开个玩笑,你却打掉了……打伤了我,说吧,你打算怎么补偿我?”

  你不是说换个话题吗?潘小闲嘴角僵硬的抽搐了下,她真的好清纯不做作,和那些妖艳贱货不一样……

  见潘小闲不说话,宁玉碎又担心起来,他该不会是生气了吧?

  这么近的距离她甚至能够感觉到潘小闲身上好像散出来丝丝的寒意,患得患失的她把潘小闲看得太重,也就不由得把自己看得太轻。

  “对不起,其实是,是我从国之重器接了一个任务,这个任务我自己根本完不成,所以我想请你帮帮我……”宁玉碎委屈的嘟着樱桃小嘴儿,亮晶晶的眸子里隐约蒙着层薄薄的水雾。

  (https://www.biqumo.com/3_3698/1049819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iqum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