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丧尸 > 第236章 你摊上大事儿了!

第236章 你摊上大事儿了!

  龟田直树一张平平整整的国字脸上流露出一丝狰狞笑意,对一旁站着的空警点了点头:“带他去清醒清醒!”

  “是!”两名空警过来一左一右的把潘小闲夹在中间。

  “你最好也清醒清醒!”驴儿哥嗤笑着瞥了龟田直树一眼,便跟着两个空警走向了幽深的走廊。

  他们一直走到了一间看起来十分不起眼的羁押室,这间羁押室位于走廊的最深处,如果不仔细看的话根本不会现它的存在。

  x型门在识别了空警之后自动打开,空警把潘小闲带了进去。里面是一个小小的隔间,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甚至在x型门自动关闭之后,就连光线都没有了。

  两名空警都是戴着夜视眼镜,带着潘小闲走到了一面墙前,遥控着那面墙缓缓地开启了一道小门,这门里一片漆黑伸手不见六指,当门开启的时候一股让人窒息的恶臭扑面而来!

  空气中混杂着汗臭、呕吐物的腥臭、屎尿的恶臭等等难闻的气味儿,更恐怖的是在漆黑的空间里不断传来各种哭号、惨叫、狂笑、嘶吼的声音,就仿佛是阿鼻地狱!

  “进去!”两名空警厉声喝道,驴儿哥淫荡的回眸一笑:“我要么么哒才肯进去!”

  卧槽他还敢调戏我们!两名空警气得脸都绿了,忍不住一拥而上要把潘小闲给推进去,却没想到被潘小闲拉着他们顺势往里一扔,顿时两名空警便身不由己的摔进了小门。

  捡起了空警掉在地上的遥控器走到门外,潘小闲按下了关闭键,在小门关闭之前潘小闲的眼中绽放出耀眼银光往里面扫了一眼,漆黑的世界便在他的眼中一览无遗。

  有的人跪在地上,不停地磕头如捣蒜,嘴里叨叨叨的也不知道是在向谁哀求着什么。

  还有的人横眉立目,恶狠狠的双手掐着面前的空气,就仿佛是在掐着别人的脖子。

  也有的人脱光了衣服赤身露体的趴在地上,不停地向着坚硬的地板上“啪啪啪”……

  更有的人连滚带爬的哭喊着,不停地躲避着,就好像有什么在追着他似的,他的手指甲在墙上挠着,挠得鲜血淋漓却浑然不觉……

  明明近在咫尺,他们却仿佛根本不知道别人的存在,只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而刚才被潘小闲扔进去的两个空警也是瞬间就进入了状态,一个仿佛把什么踩在了脚下,一边痛骂一边用皮靴狠狠的跺着地面就好像脚不会麻似的;另一个却是不停地左右使劲儿摆着脑袋,同时龇牙咧嘴的惨叫,就如同是在被人左右开弓的殴打……

  这里并非阿鼻地狱,却像是一幅众生相的画卷,把人类的所有丑陋、卑劣、龌龊等负面情绪全都表现了出来。

  潘小闲虽然没进去但已经是看出了这小黑屋里的玄虚,原来这小黑屋里有精神类的干扰,能让人进入类似于催眠的状态,然后把自己人生中刺激最大的事情反复循环。

  这样自然是很容易就让罪犯精神防线崩溃,然后“坦白从宽”,很简单直接粗暴也很有效的方法,只是对罪犯实在是精神方面造成的影响太大,普通人至少需要半年到一年的时间才能够精神恢复正常,原本就精神较差的就需要更多的时间甚至是永远都恢复不过来……

  当然如果对于真正的罪犯受到这样的折磨驴儿哥只会拍手称快,可是如果只是嫌疑犯呢?甚至是像他这样被抓来背锅的老实孩子,那岂不是变成了特权阶级的暴力工具?

  潘小闲靠着墙根儿一坐,这隔间里倒是空气挺不错的,甚至是一点儿声音都传不出来,没有光线对于驴儿哥而言那都不叫事儿,唯一就是空荡荡的连个沙都没有——差评!

  很快,x型门自动开启,两名空警进来之后戴上夜视眼镜,刚往前走了两步便忽然脚下一绊,摔了个狗吃屎……

  “卧槽你绊我干毛!”空警甲捂着自己流血的鼻子怒气冲冲的对空警乙吼道:破了相你负责啊?

  “耐磨明明就是你绊的我?”空警乙“呸”的吐了一口血在手心里,却见里面还有一颗亮晶晶的门牙,顿时空警乙就急了眼了,薅住空警甲的衣领就是一电炮!

  “麻痹你敢打我?”空警甲本来鼻子就流血了,又挨了这一下他感觉都听到鼻梁骨断裂的声音了。

  空警甲也毛了,抬脚去踹那空警乙的肚子,却被空警乙一把抱住了腿,他顺势就去勾住了空警乙的脖子,两人厮打着便滚倒在地,上演了一场自相残杀的大戏。

  这特么就尴尬了!始作俑者驴儿哥在一旁沦落成了吃瓜群众,实在是不忍心打扰他们这场精彩的龙虎斗,驴儿哥只能是含着眼泪默默地打开了自己的手机开始录制……

  手机的亮光终于是遏制住了打得拳拳到肉的两个空警,两个空警保持着你对我猴子偷桃、我千年杀爆你菊花的姿势,目瞪口呆的看着拿着在一旁的驴儿哥。

  “卧槽是他!”两个空警心里顿时一万头呼啸而过,恼羞成怒的放开了一起向着潘小闲扑了上去。

  “等等!”驴儿哥叫道。

  “干毛?”两个空警眼珠子都红了,就如同是情的公牛一般急需泄心中的怒火。

  “你们是来干什么的?”驴儿哥给出了友情提示。

  “我们……”两个空警对视一眼,都是看到了彼此的苦逼样子:“少废话!跟我们去审讯室!”

  算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两个空警自我安慰着,忽然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等一下!你怎么会在这儿?还有,送你来的那俩货呢?”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是他们让我在这儿等着的!”驴儿哥一本逗逼的解释着:“他们说先进去看看,让我就在这儿等着,但是到现在他们也没出来,我等得都不耐烦了!对了,里边儿好玩儿吗?”

  “……好玩儿!忒好玩儿!”两个空警嘴角隐蔽的抽搐了两下,空警甲对空警乙道:“我现在押他去审讯室,大队长该等急了,你进去看看那俩货到底在玩儿什么好玩的!”

  空警乙答应一声,在身上翻找遥控,旁边忽然一只手递过来了遥控,空警乙说了声谢谢接过来,刚要开启小门才猛然想起来——卧槽这特么谁给我的?

  他急忙回头看去,正看到被空警甲带走的潘小闲冲他淫荡的回眸一笑:不用谢!我叫雷锋!

  空警甲捂着塌了的鼻梁骨,把潘小闲给带到了审讯室的门口,正遇上了站在门口的龟田直树。

  “大对奖,鹅把淫带来了!”空警甲瓮声瓮气的跟龟田直树报告。

  看着他捂着脸的手,龟田直树眨巴眨巴小眼睛:“立正!”

  “啪!”空警甲条件反射的把身子一挺、鞋跟一磕,双手自然下垂贴于两侧裤线。

  卧槽你咋成这逼样了?龟田直树看到空警甲那塌了的鼻梁和满脸的血迹惊得目瞪口呆,忽然明白过来又惊又怒的指着潘小闲喝道:“你,你,你竟然敢在警署里袭警?”

  “你知道的太多了……”驴儿哥脸色冰冷向前一步,透过额前乱,一双血红的眼死死的盯着龟田直树。

  卧槽你还想灭口?龟田直树惊得下意识后退一步,这一瞬间他的心神被那双血红的眼所震慑,竟是有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无力反抗之感,霎时出了一身冷汗。

  “大对奖,不是他……”空警甲捂着鼻子泪眼朦胧:“是鹅一不小桑撞门框上了……”

  他也想栽赃潘小闲袭警,可问题是还有空警乙呢,两人的身上没少留下彼此的罪证,现在是真正的法治社会,一切都讲证据的,这年头想冤枉人也没那么容易。

  卧槽你特么怎么不早说?龟田直树恶狠狠的瞪了空警甲一眼,然后勉强保持着一张棺材板似的大脸面无表情的对潘小闲道:“进去吧,这是你最后的机会,记住我的话,你摊上大事儿了!”

  “这也是你最后的机会,记住我的话。”驴儿哥也面无表情的盯了龟田直树一眼:“你也摊上大事儿了!”

  说完潘小闲便推开了审讯室的门走了进去,龟田直树并没有跟进去,而是从外面关上了门,色厉内荏的冷笑一声:“还敢学老子说话?真特么不知死活……艾玛!”

  龟田直树两腿一软,要不是一把抓住了空警甲就得跪了,走廊里的过堂风一吹,龟田直树就感觉好似是整个人都被吹透了一般,这才现竟是衣服都被冷汗湿透了。

  潘小闲走进了审讯室里,便看到一个穿着身灰色西服的中年男人。这个中年男人梳着一丝不乱的大背头,沉默地坐在椅子上,耷拉着头一动不动,就仿佛是一座忏悔的雕像。

  这让潘小闲不禁倍感疑惑,这个男人看起来并不是警方的人,可是为什么他会出现在审讯室里?

  (https://www.biqumo.com/3_3698/1049819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iqum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