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丧尸 > 第254章 杀人诛心

第254章 杀人诛心

  那露台阳光房全都是玻璃墙,光溜溜的,脚也没处蹬,只能是凭着手指头抠着玻璃墙边的接缝处,两人挂了这么半天了,潘小闲这个大丧尸倒是还好,唐奕却已经手指头抽筋了。

  唐奕说完手指头一松,“嗖”的一下就跟个破布口袋似的自由落体了。

  驴儿哥低头一看,唐奕在半空中灵活的翻了个跟头,脚尖在墙壁上轻轻一点,轻飘飘的落了地。终究是唐门天骄,要知道唐门三绝可是轻功排在第一位的,唐奕要是真摔死了必然是唐门里程碑似的存在。

  潘小闲再看向了露台阳光房内,却见宁振威已经抱着孩子和女人一起走去了房间里,很快露台阳光房的灯光就熄灭了,没什么可看的了,潘小闲也手一松落了下去……

  使劲儿的甩着麻了的手指,唐奕问道:“老大?咱们还继续监视吗?”

  “不用了,回去吧。”潘小闲笑了笑,今天这一趟已经大有收获,再监视下去也没意义了。

  “好嘞!”唐奕暗暗松了口气,也不知道是因为终于结束了喝西北风的日子,还是别的什么……

  “对了,”潘小闲忽然想起来便随口一问:“在我来之前,宁振威和那女人做过什么吗?”

  “我想想……”唐奕回忆了下:“宁振威能指纹识别直接进去,进去之后女人为他脱了外套,他去抱了一下正在客厅里玩玩具的孩子,然后就招呼女人往上走,我找了一会儿,才现他们原来是到了顶层,两人说了一会儿话之后老大你就到了,后面的你都知道了……”

  “他有孩子你怎么不早说?”驴儿哥很惆怅,还以为是自己的新现呢,合着唐奕早就知道。

  “老大从你来到现在这不是一直也没腾出时间说嘛……”唐奕也很委屈,就在这时,忽然别墅的门响了。

  唐奕拉着潘小闲埋伏了起来,却看到是宁振威从别墅里走了出来,并没有开车而是施展轻功腾空跃出庭院,向着宁家的方向疾奔而去。

  潘小闲给唐奕使了个眼色,唐奕立即悄无声息的追了上去,宁振威竟是毫无察觉。这一点驴儿哥就做不到,驴儿要赶路从来都是地动山摇的,天残脚就是这么任性!

  等到潘小闲回到了宁家的时候,他收到了唐奕的消息说宁振威已经回到了家里,进了穆子美的房间。潘小闲便指示他不用再跟踪了,就在宁振威和穆子美的房间附近守着待命即可。

  潘小闲自己则是走进了宁玉碎的房间,见宁玉龙睡得口水都流到脖颈子了,便扣着手指在宁玉龙的脑门儿上弹了个脑崩儿,“当”的一下宁玉龙顿时风中凌乱。

  “卧槽谁!”宁玉龙一下子弹起来,手捂着脑袋疼得泪花都出来了,这尼玛是弹脑崩儿还是舂米呢!

  “大舅子,你就是这么保护碎碎的?”驴儿哥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我要是敌人可就不是弹脑崩儿的事儿了,你那脑袋都不知道在不在脖子上,还特么有脸叫唤!

  “咳咳,这不是太累了嘛,身体累,心里也累……”宁玉龙讪笑着:“妹夫你回来了啊?那你在这儿吧,我去灵堂了啊。”

  等宁玉龙走了之后,潘小闲便代替他坐在了床边,默默地看着昏睡中的宁玉碎。

  虽然是睡着了,宁玉碎的秀眉还拧在一起,干涸了的泪痕清晰可见,还不时的吸吸小鼻子。

  潘小闲不禁爱怜的伸手去帮她抚平皱着的秀眉,宁老爷子的死无疑心理负担最重的就是宁玉碎了,因为在宁玉碎的心里她爷爷就是为了她而死的,虽然平白得了一身浑厚内力,但宁玉碎却是半点儿喜悦都没有,这两天更是都没修炼过武功。

  潘小闲的手指刚刚触碰到她的秀眉,宁玉碎便倏地睁开了剪水双眸,她心里太沉重,所以很容易就被惊醒了,看到了守在自己身边的潘小闲,宁玉碎绷紧的精神便松弛了下来。

  “老公,辛苦你了……”宁玉碎感动的抓住了潘小闲的手指,用自己娇嫩的小脸儿轻轻磨蹭着潘小闲的手指,就像是一只刚刚睡醒慵懒的可爱小猫咪。

  “为老婆服务!”驴儿哥正气凛然的道,这个时候傻逼才会说其实我才刚到呢!

  如果是平时宁玉碎早就被逗笑了,但她心情不好也就只是微微勾了下嫣红的唇角,便拉着潘小闲起身:“老公,我休息的差不多了,我们回灵堂去吧,我想多陪爷爷一会儿……”

  “走吧。”潘小闲该做的事情也都做完了,便陪着宁玉碎一起回到了灵堂,到灵堂的时候刚好遇上宁扬威正在安慰宁玉龙。

  “傻孩子,死者长已矣,生者常戚戚,但是为了逝去的先人,我们这些子孙必须好好的活着……”宁扬威心疼的伸出手指帮儿子拭去了眼角的泪花,幽幽的叹了口气。

  “知道了爸……”宁玉龙哑着嗓子说,这个时候傻逼才会说其实我是被弹脑崩儿弹哭的呢!

  ……

  漫长的一夜终于过去了,已经恢复了感觉的驴儿哥虽然是丧尸之身,也是感觉跪得腰酸背痛的,不过想想看躺在棺材里一宿动也不能动的宁老爷子,他也就心理平衡了。

  宁扬威年纪最大身体也最弱,他早就从跪着变成趴着了,虽然下半身还保持着跪着的姿势,上半身却是依靠双肘支撑着地面,整个人就是一个orz的姿势,脑袋还在一点一点的好似在磕头。

  宁玉龙和宁玉碎就好多了,尤其是现在内力高深莫测的宁玉碎,即便是跪了一晚上也还是精神饱满的样子,甚至还一直保持着标准的跪姿,不像宁玉龙早就偷偷变成了跪坐。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宁家大院里传出来一声刺破天际的尖叫。

  “出事了!”宁扬威猛然睁开眼睛挺起身来,“喀”,卧槽……我的千年老腰……

  潘小闲和宁玉碎、宁玉龙却是都立即向着尖叫传来的方向赶去,当他们到达的时候,却见宁玉佩、李叔他们也都刚刚好赶到,这地方竟然是宁振威和穆子美的院子。

  顾不得交流什么感想,当又一声尖叫传出来的时候,大家默契的交换了个眼神,直接破门而入。

  当他们闯进了卧室的时候,只见穆子美身上只穿了一件真丝睡袍畏畏缩缩的缩成一团挤在墙角,裙摆之下暴露出一双白皙美腿,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她此时泪流满面吓得像只受惊了的鹌鹑。

  大床上宁振威仰面朝天的躺在那里,他眼珠子瞪得大大的,似是充满了愤怒、悲伤和难以置信,一张大脸笼罩着黑色的雾气,浑身生满了一片片的黑斑,七窍都流出了黑血来,看起来死相十分恐怖!

  “嘶……”潘小闲他们都是不由自主的倒吸一口冷气——死了!宁振威竟然死了!

  继宁老爷子中毒死亡之后,宁家的老二宁振威竟然也是中毒死了,凶手真是太特么丧心病狂了!

  “爸!”宁玉佩哭喊一声,竟是直接晕倒在地。

  宁玉碎连忙接住了宁玉佩,把她放到了床边上,这时宁玉龙又惊又怒的问道:“二婶!二叔这是怎么死的?”

  “我也不知道啊,呜呜呜……”穆子美哭成了泪人:“他昨晚从灵堂回来,我想跟他说说话,呜呜,但他很生气,都没理我就直接上床睡了,一晚上都没什么动静,呜呜呜,到了早上的时候,我睡醒了一看,他就成这样了……呜呜呜……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呜呜……”

  卧槽!杀人诛心啊!驴儿哥不禁脸色一变,宁振威从灵堂回来就睡了,夜里就中毒而死,而在灵堂里的时候宁振威还和宁扬威生过争执,现在也正是兄弟俩争夺家主的关键时候,岂不是说明了宁扬威就是杀人凶手?

  而且宁振威是中毒死的,宁老爷子也是中毒死的,宁扬威若是洗不清罪过,简直就是弑父、杀弟的禽兽啊,他还怎么担当宁家的家主?宁家以后又怎么还在江湖上立足?

  幕后元凶简直就是要让宁家灭门啊!

  潘小闲目光扫了一眼其他人,现就连宁玉龙这个亲儿子的目光都有些古怪,显然这事儿宁扬威是黄泥巴掉在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如果潘小闲不是之前和唐奕一起跟踪宁振威去了金屋藏娇之地,只怕此时此刻都得认为宁扬威脱不了干系。

  其实任谁都想得到,要是宁扬威不可能干的这么直接,这岂不是等于告诉别人是他干的?

  可问题是宁扬威现在就是众矢之的,谁都会第一时间就想到他,没有真正的答案出来,宁扬威这个黑锅就算是背定了!

  “碎碎,我有事要离开一下。”潘小闲心里认定了这事儿必定和那个金屋藏娇的女人有关系,甚至很可能那个女人就是幕后元凶,所以潘小闲毫不犹豫的就决定去找那女人。

  他必须和时间赛跑,因为如果真的那个女人就是幕后元凶,只怕此时早已经是人去楼空。

  (https://www.biqumo.com/3_3698/1049819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iqum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