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发展封地从沼泽开始 > 第七章 昭帝来突击检查

第七章 昭帝来突击检查

  喜欢的女孩子?

  陈元鹰一脸懵懂,错愕摇头:“啊?没有啊!”

  才穿越过来,同龄女子里,他就只在刚才回皇二所里放资料时,见过殿内的一应侍女,都是些十三、四年、还未成年的少女,这里面哪里会有他喜欢的类型?

  他可不是前世的吴某某!

  而原身的记忆里,只喜欢玩乐纵马,也不曾对哪家的女孩子有深刻的印象。

  “真没有?”太后状似不信,苍目微凝,含笑看他:“你别害羞不敢说!”

  “这有什么不敢的!”陈元鹰马上坦荡地摇头如拨浪鼓:“真没有。”

  见他坦然,太后眼底闪过一丝欣慰和爱怜,又继续笑吟吟地问:“既然如此,你母后不在了,皇祖母替你务色,怎么样?”

  陈元鹰目光微转,无所谓地耸耸肩:“皇祖母,嫁给孙儿,就势必要离开京城去龙州或者庆州,只怕京里那些贵族千金们未必肯!反正孙儿还小,等孙儿及冠了,您再帮忙务色吧?”

  万一,他在封地碰到了心动的呢?

  也别把话说死,先推一推。

  太后微怔,随后失笑:“也行,等你龙州那边发展起来了,皇祖母一定好好帮你挑!”

  ……

  说完了终身大事,陈元鹰陪着太后在御花园里走了一刻多钟,直到太后面现疲色,主动要求打道回慈宁宫。

  他又在慈宁宫陪着呆到戌时末,才在满天的星光下,带上已收拾好行李的孙嬷嬷,一起慢悠悠地回到他的皇二所。

  一直等着的胡桃忙率着丹阳和绿萍一起迎上来:“王爷回来了!见过孙嬷嬷!”

  “皇祖母已经把孙嬷嬷赐给了本王,以后宫内的事务就由孙嬷嬷总管,胡桃你好好跟着孙嬷嬷学学。”陈元鹰兴致勃勃地发话:“赶紧给孙嬷嬷腾一间房出来,一应服侍的人员也要安排好。”

  胡桃惊讶地看一眼神色淡淡的孙嬷嬷,很快曲膝欠身:“是!”

  待得陈元鹰稍后,在丹阳和绿苹的服侍下,洗漱完毕,换好清爽的睡衣,便命她们请来孙嬷嬷,然后拚退其他人。

  殿里已燃起袅袅沉香,飘溢着淡淡香味。

  陈元鹰看着微躬着身而显得有些恭敬的孙嬷嬷:“孙嬷嬷,你往日里最疼本王,现在咱们是一体的了,有什么话,你尽管直说。依你看,这次的抽签事件,背后有可能是谁在害本王?”

  孙嬷嬷眼中精光一闪,抬起头来,徐徐地道:“奴婢觉得,宫里的几位娘娘都有嫌疑,不过齐娘娘的嫌疑最小。”

  “皇后娘娘的孝期才过,齐娘娘素来有心计,她肯定会在抽签上让二王爷和三王爷抽到好州,但这事毕竟是她来主持,只要出了错,她必须负责任,所以她应该不会在这个大事上如此明显地针对您!!”

  陈元鹰马上赞许地点头:“虽然本王一向讨厌她,但本王也觉得她的嫌疑最小!”

  他又叹了口气:“唉,说来惭愧,本王以前年纪小,不懂事,得罪了不少宫妃,也说不定是她们暗中在搞鬼。”

  孙嬷嬷眼底闪过一丝轻松,而后微微一笑,欠身进言:“殿下,您不必担心。现在,最恼火这个的,应该是皇上!您且看到时皇上惩罚谁,谁就有可能是幕后真凶。时辰不早了,您还是早些安歇吧!”

  “也行!”陈元鹰想了想,痛快地应下。

  反正,这事迟早水落石出的。

  ……

  待到夜深人静,陈元鹰一个人躺在柔软舒服的床上,枕着有淡淡熏香的枕头,默默地思索。“母后以命相护,所以皇帝对她有歉意,对太子有偏顾之心,对我亦有几分相护之情。只是以后不能轻易回京,我必须趁这段时间,好好巩固这份亲情,日后真出了什么事,他们才会为我撑腰。”

  “齐贵妃想要二皇子登上皇位,就必须除掉太子和我。但在宫中除去我俩的风险太大,她应该会让勇毅侯安排在偏远的封地,派人杀死我,或者是在我去封地的途中,让我‘遭遇意外’。”

  “这还在京里的日子,我必须抓紧时间,多找几个能办事的官员。但我也不能做得太明显,还是得靠两位舅舅去居中联系,也好让父皇和太子放心。”

  “先老老实实的,等到了封地,激活了系统,这种勾心斗角,一只脚走钢丝的日子就会结束了,到时候我最大,再大展手脚,释放天性也不迟。

  拿定主意,陈元鹰闭眼,放开心怀睡觉。

  ……

  同一时间,威国公正屋,已换上了内衣服准备就寝的威国公夫人羊氏也惊讶看向身侧微皱眉头的谢永恒:“老爷是觉得,鹰王爷背后有高人指点?”

  “只怕是!”谢永恒相当疑惑:“否则,依他往日的脾性,早该闹起来。”

  羊氏的妙目一转,很快就微微一笑,端庄的脸上透出几分通透,柔声相劝:“老爷,妾身倒是觉得,是鹰王爷自己想明白了。”

  见谢永恒微愣,羊氏便道:“鹰王爷以前备受娘娘宠爱,不仅仅是因为他是幼子,更因为他聪明,学什么都快。过去一年里,齐贵妃主理宫务,鹰王爷没有娘娘护着,只怕受到了些挫折,也去了些傲气,更对齐娘娘有所防备,所以这一次,他是以退为进。”

  谢齐恒眼睛微微眯起,想了想,摇摇头,沉声道:“齐贵妃应该不是主持偷换抽签筒的人。她没必要演这么一出得不偿失的戏。”

  “老爷,宫中育有皇子的妃嫔,可不止齐娘娘一个。”羊氏马上笃定地道:“太子殿下已成年,而皇上身体尚佳,未来的变数颇多啊!趁这个机会,先搞废鹰王爷这个嫡子,趁势拉齐贵妃下马……此人是计划一箭双雕,只是误判了皇上和鹰王爷的反应。”

  羊氏亦是出身豪门贵族,对政局的变化颇有几分敏感,这话,也不是没有道理。

  谢永恒沉吟一阵,想想前几年对陈元鹰的疏忽,便叮嘱她:“这样,待他启程前,你备三千两黄金赠给他,就算是我这个舅舅的一份心意吧!”

  羊氏顿时眉眼一轩:“是,老爷!”

  (https://www.biqumo.com/85_85105/627234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iqum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