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发展封地从沼泽开始 > 第十章 各打五十大板

第十章 各打五十大板

  “胡说!哪有这么咒自己的!”昭帝的脸迅速一沉,透出天子十足的威严,眼中亦有几分恼火:“你是朕的儿子,谁敢在路上为难你?”

  见陈元鹰撇撇嘴,昭帝再想起这三年里,这个一向跳脱的儿子在宫内的表现,顿时又心软了,语气重新变得缓和:“算了,看在你母后的份上,父皇可以先给你配备5000人。回头让你舅舅替你好好挑挑!再多,可不行了!”

  “耶,谢谢父皇,父皇果然是最疼儿臣的!父皇,儿臣最爱你了!”

  此时不撒娇,何时撒娇?

  大获全胜的陈元鹰马上一蹦老高,兴奋地向空中握拳。

  不过他心里则不以为然。先批5000.以后等龙州的经济慢慢发展起来了,环境变得复杂了,需要更多的人来护卫他这个亲王的时候,他上奏折申请增加到一万人,只要没破了祖制,昭帝一定会批!

  毕竟他今年才十三岁而已,照耀华国的传统,还要再过三年才能加冠呢!

  正当壮年的昭帝对他这样年幼的皇子,是没有警惕心的。

  看着陈元鹰这单纯而兴奋的样子,昭帝的眼中也多了一抹宠爱的笑意。

  其实,若论相貌和脾性,陈元鹰这个嫡出的幼子,比太子更像他!

  就是文学素养差了些!

  不过,这天下终究以后不是四儿子来坐,文学素养差一些也好,没那么出色也好!

  ……

  答应了陈元鹰的前期护卫队配额5000人,昭帝又翻了翻陈元鹰这一下午写的东西,便满意地离开了。

  武成与武量这才马上抹了一把冷汗,忙苦笑着走近陈元鹰。

  武成心有余悸:“王爷,您刚才……就不怕皇上生气啊?”

  陈元鹰自神在在地继续在书桌上写字:“怕什么?这是有祖制的!传出去言官也无话可说!”

  他这里理直气壮,昭帝心里就更加放心了。

  武量眼珠子一转,恍然道:“我明白了,您是想抢先一步下手,让齐娘娘开不得口。”

  你真会脑补,我自己都没有想到这一点!

  陈元鹰腹诽着,朝武量竖起左手大拇指:“聪明!本王就是要先发制人!”

  很快,陈元鹰与昭帝关于护卫队名额的交谈,就传到了昭华殿。

  齐贵妃粉脸一沉:“果然聪明了,以退为进,变相地想多要私兵!”

  可惜,被陈元鹰这么一搅和,她先前想为两儿子申请多配私兵的要求就不能再提了。

  陈元鹰是尚未成年,可她的两儿子都成婚了,昭帝心里多少还是有些顾忌的!

  她身边的心腹宫女梅娟低声劝道:“娘娘且勿气!听说鹰王爷要等过完年后才离京,离现在还有一个多月呢。他并不是宫里最小的皇子。就算皇上看重他,太后护着他,可他宫里没有老人,只怕是防不胜防!”

  谁让陈元鹰占了一个嫡字呢?

  这世上从来不缺有野心的人!

  太后则在慈宁宫内会意地笑了:“这个小泼猴变聪明了,居然只加了1000人!”

  徐嬷嬷凑趣地道:“龙州贫苦,四殿下不是不讲道理的人,自然知道多了对他未必有利。”

  太后目光微转,问她:“老二和老三怕是也会去吏部调一些知农事的官员,你催一催威国公府和归远侯府,别让那两个把人才都抢走了!”

  “是!”徐嬷嬷应下,又请示:“似乎四殿下有意招揽户部的吴风书,您看此人……?。”

  太后不疾不徐地道:“问问吴家吧!”

  徐嬷嬷顿时轻笑起来:“您还是最疼爱四殿下。”

  太后这回就怜惜地轻叹:“毕竟这么小就没了亲娘啊!”

  ……

  下午申时,还在皇城内的威国公和归远侯便分别收到了宫里传来的消息。

  威国公浓眉一扬,眼中异色一闪而过,对传令的内侍点头表示明白了,会尽快去安排。

  归远侯则有些迟疑:“其他还好说,这个吴风书就是个书呆子。资料是记住了,却未必能活学活用。”

  传令的内侍微微一笑:“这个吴风书既然是入了四殿下的眼,便是他的福气,侯爷只管去联系,能不能用,自有王府的长史去考虑。”

  归远侯顿时痛快地应下:“行,那本侯这就去联系。”

  ……

  为武家兄弟释了疑,陈元鹰揉了揉有些发酸的手腕,又继续铺开新的纸张,专心从户部搬来的档案里抄写那些对他应该有用的信息。

  午膳时也仅仅是休息了两刻钟,又继续回到书房里抄写,直到太阳西斜,宫林悄悄地点上了几根蜡烛。

  “呼!”长长地呼了一口气,揉了揉写得很酸的手腕,陈元鹰放下毛笔,满意地看着桌上堆得有些满的抄纸:“算了,今天就到这里!”

  否则,万一光线暗了,得了近视眼怎么办?

  在这个没有眼镜的世界里,必须好好保护视力!

  一旁的宫林忙小心翼翼地提议:“王爷,不如明天让武成侍卫来抄?”

  “不了!”陈元鹰摇头:“亲手抄,累是累,但确实是记得牢些!你让胡桃把这些资料分门别类收好,以备以后核查。”

  “是!”

  “传膳吧!”

  “是!”

  ……

  次日上午,陈元鹰早上先去给太后请安,略做逗留后就回皇二所,一直在书房里抄写,直到下午申时,终于把从户部收集而来的资料基本上抄完了,令宫林和武成、武量一起,把户部这些资料还了回去。

  近半个时辰后,宫林满脸凝重地返回并汇报:“王爷,那个送抽签筒的小内侍找到了,人已死!”

  正在和胡桃整理着手抄资料的陈元鹰微愣,随后冷笑:“果然如此!昭华殿那边又怎么说?”

  宫林躬身道:“齐娘娘又找到了新的证人,看到抽签的前一天,云妃娘娘殿里的宫女莫语曾经找过那个小内侍。”

  陈元鹰眯起双眼。

  云妃娘娘所生的七皇子今年才九岁,因其在前两年曾经对已故皇后口出不敬,原身曾经狠狠地教训过七皇子,皇上和太后也曾经罚过云妃和七皇子。

  所以云妃有报复自己的理由。

  但这也太顺了。

  “你觉得这是不是栽赃嫁祸?”

  (https://www.biqumo.com/85_85105/627234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iqum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iqumo.com